第一千零四十四章:连番提问 - 春野小神医

第一千零四十四章:连番提问

人未至,声音先到。 “是他!” 这个声音落在耳中,如同惊雷一般翻滚炸响。安自强和孙宝善互相看了一眼,同时从各自眼中看出惊愕神情。这个声音的主人他们太熟悉了。今天早上他们还发生了矛盾,然后将他抓进了仓库中。 那是一个衣着简单,浑身上下散发着土里土气的农民。这样的人在水电站中随处都是。就算是在大街中遇到,安自强也根本不会多看一眼。 安自强嘴角浮起一丝苦涩笑意。心中最不愿意承认的猜测终于变成真的了。早上那个面生的土包子,竟然真的就是传说的林大宝! 那个传说中白手起家,以一人之力将美人沟集团发展现在这个程度的奇男子! 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踏着灰尘,缓缓走进办公室中。他停下脚步,环视了一周后冷笑道:“陈局长,好大的官威啊。” “林……林总!” 陈有庆一时间竟然觉得口干舌燥,甚至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。此前,他原本以为自己在面对林大宝的时候,应该可以非常自如从容。毕竟现在吴幼光不在,这就意味着林大宝失去了靠山。而他陈有庆,可以说是这里身份最高的人。 可是这一刻,陈有庆突然就意识到自己错了。自己此前畏惧林大宝,并不是因为吴幼光的缘故。而是因为林大宝身上气场强大,几乎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。仿佛只要他的目光扫视过来,自己就会不自觉瑟瑟发抖。 “林……林总,你去哪了……我们都在到处找你呢……” 陈有庆的笑容凝固在脸上,结结巴巴说道。此时的他,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霸气。 林大宝淡淡道:“我当然是要回避一下,给你留出表演的时间啊。陈局长,请开始你的表演吧。让我看看你是怎么领导我们美人沟集团的。” “呵呵,林总见笑了……我刚刚……刚刚只是开玩笑。” 林大宝往前一步,几乎要顶到陈有庆面前。他身高高出陈有庆半个头,此时居高临下盯着他,冷冷道:“连我都不舍得呵斥青青她们,你从哪里来的胆子,敢这样对她们说话!” 一股巨大的威压凭空而至,如同一座大山压在陈有庆、安自强等人身上。一时间,三人只觉得呼吸都变得压抑起来,就仿佛空气被从周围抽离。而林大宝的目光就仿佛一把巨大的宝刀,悬停在他们的头顶,让他们大气都不敢喘。 陈有庆忍不住擦了把汗,喃喃道:“林总……我也是为了尽快建设水电站……” 林大宝冷哼一声,散去威压:“你应该庆幸你没有私心。要不然的话,你现在早就不会站在这里了。” 见到林大宝气势稍缓,陈有庆等人忍不住松了一口气。他偷偷伸手摸了摸后背,想不到衣服早已湿了。陈有庆连忙指着安自强两人介绍道:“林总,我向你介绍一下。这两位是……” “安自强安总,孙宝善孙局长。” 林大宝将目光扫向两人,笑容玩味道:“不用介绍了,我已经跟这两位见过面了。” 陈有庆一愣,忍不住问道:“林先生,你们认识?之前没听他们提起过啊。” 他转向两人,用略带责怪的口吻说道:“老孙、安总,既然你们之前认识,刚刚为什么不说呢。要不然此前谈合作的时候就简单多了,不是吗?” 安自强回过神来,干笑了两声说道:“那个……陈局长……我跟林总可能有一些误会需要解释一下……” 陈有庆这才注意到安自强和孙宝善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太对劲。他们脸上非但没有欣喜,反而带着一丝惊慌。陈有庆不禁皱起了眉头,对林大宝求证道:“林先生……他们是不是冒犯你了?” 林大宝面无表情,淡淡道:“不敢。安总和孙局长可是大人物,怎么可能会冒犯我呢。如果说起冒犯,也应该是我冒犯了他们才对嘛。” 陈有庆听到林大宝的话,脸色愈加难看。他多少知道一些林大宝的脾气的,明白他是直来直往的性情中人。如果林大宝此刻大发雷霆,陈有庆反而会觉得比较安心。但是如果林大宝面色如常,这就非常严重了。这意味着林大宝动了真怒,绝对不是三言两句就可以随便摆平的。 他望向安自强,语气冰冷道:“安总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安自强脸色阴晴不定,嘴角笑容更是无比尴尬。片刻之后,安自强才喃喃解释道:“是早上……” “不劳安总解释了,还是我来说吧。” 林大宝毫不客气打断安自强的话,淡淡说道:“早上我本来想考察一下南平水电站工人实际情况,所以突发奇想决定应聘一名临时工。但是没想到这一早上,竟然让我看到了一出好戏。安总和孙局长好大的官威,一言不合就把我抓进了仓库中关禁闭。” 何青青一愣,马上追问道:“大宝,你刚刚真的在那个电缆仓库里?” 林大宝点点头,问道:“仓库中关了不少人。安自强是怎么跟你们解释的?” 何青青答道:“他说那些人都是偷电缆的,所以被派出所临时关押在这里。” 安自强慌忙解释:“早上的事情真的都是误会。如果我们一早知道是你的话……” “呵呵,误会?如果安总能帮我解释几个问题,我就认可这些都是误会。” 安自强心中涌起一丝不祥预感:“林总,什么问题?” 林大宝冷笑一声,盯着安自强沉声道:“请问安总,你告诉我前保安队长老赵是怎么坐着轮椅偷电缆的?当年他为了救人,被轮机压断了一条腿。你们水电站是怎么对待他的?” “老李今年65岁,患有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,平时生活自理都很困难。他又是怎么把电缆偷出去的?” “仓库中被关的那些人,都是当年建设水电站的功臣。如果是在其他公司,他们早就应该颐养天年,安稳退休了。但是为什么在南平水电站,他们就要沦落到去偷电缆?” “南平水电站是他们一手建立起来的,就像是他们的儿子。他们究竟为了什么,才会这么想不开挖自己的墙角?” 林大宝死死盯着安自强,声音越来越大:“安总,安自强!这些问题,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