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二十五章:替苍生道谢 - 春野小神医

第一千零二十五章:替苍生道谢

苏梅与杨翠花的情况差不多,都几乎跟家里断了联系。区别就在于苏梅的内心十分强大。她知道苏家做事风格,所以是自己不屑于跟苏家为伍。可杨翠花就不一样了。她独自远嫁到美人沟村,是被娘家人放弃了。杨翠花性子恬淡,又很念旧情。如果不回家把事情弄清楚,她心里永远都会有一个疙瘩。 林大宝对众女笑笑,解释道:“放心吧,翠花不会有事情。我今天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商量,你们帮我参谋参谋。” 林大宝认真的语气让众女马上来了兴趣,纷纷追问是什么事情。尤其是何青青,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林大宝,问道:“大宝,应该是跟这次的电力荒有关吧?” 林大宝惊讶地看了她一眼,竖起大拇指:“聪明,这样都能猜得出来。你再猜猜看,我具体要说的是什么事情?” 何青青又皱眉思索了起来。她一边想,一边分析道:“我之前也去了解过情况,不仅仅是咱们美人沟村,整个青山县都出现了电力荒。以你的性格,肯定会大包大揽把这件事情揽在自己身上。想要解决电力荒问题,唯一的办法就是增加供电量。据我所知,青山县有一半的供电都是由境内的火电站提供的。但是现在环保大检查这么严格,想要依靠火电站提高供电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采用水利发电。整个青山县境内,适合建造水电站的方法只有……” 何青青说完,忍不住捂住了嘴巴惊呼道:“大宝,你该不会是想在天柱山上建一座水电站吧!” 听到何青青的分析,林大宝也是目瞪口呆。他也没想到何青青分析的居然会这么精准,几乎把早上开会的结果都给分析出来了。他笑着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就是想跟你们讨论一下在天柱山上修建一座水电站。” 众女闻言,纷纷陷入了沉默之中。天柱山几乎可以说是林大宝的私产。虽然目前开发成了风景区,但是山顶部分还是较好地保留了私密性。就算是游人众多,也不会打扰到天柱山别墅的生活。可如果建造了一座水电站,那就完全不一样了。水电站势必会有工作人员,但是几乎很难保证天柱山别墅的独立性。而且水电站运转有很大噪音,使得天柱山别墅周围的居住环境会大大下降。 “大宝,我不同意。” 何青青沉思片刻,第一个开口说道。不等林大宝回答,她又接着说道:“大宝,解决电力荒问题的方法有很多。你完全没有必要采用这种方法。天柱山的环境来之不易,你这样会把这么好的环境给毁了的。” 很少对这些事情发表意见的苏梅也开口,淡淡道:“我也不同意。我住在天柱山别墅,就是因为这里足够清静,不会被人打扰。如果开发成水电站,这里跟闹市区还有什么两样。” “就是啊。大宝,你真的没有必要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。电力荒的问题,就交给政府去解决就好了。” “大宝,你已经为青山县做得够多的了。” 众女没有一个人同意林大宝的意见,纷纷开口反驳,试图劝说林大宝。许思辰更是指着林大宝的额头,没好气道:“你是不是已经答应下来了?压根儿就没想着跟我们商量?” “……” 林大宝似乎早就料到了众女的反应,脸上没有任何慌乱神情。他耐心听完众女的话,微微笑道:“还有什么反对意见吗?有的话就一并说出来。” 何青青没好气道:“已经这么多了,难道还不够吗?” 没想到林大宝竟然认真点点头,答道:“确实还不够。这几个理由,还不足以说服我放弃这个项目。” “第一,你们担心水电站建造出来以后,会影响天柱山的环境。这一点你们大可放心。我是风水师,对天柱山的了解远在你们之上。天柱山是龙脉,气运磅礴超乎想象。如果区区一个水电站就能影响它的走势,那这龙脉也太弱了一些。这不应该叫龙脉,而应该叫虫脉。” “第二,你们担心水电站建成以后,会破坏咱们天柱山别墅的私密性。这个就有点太杞人忧天了啊。咱们天柱山别墅位于龙抬头的位置,是整座天柱山最高的地方。而水电站的选址,目前暂定于天柱山瀑布中段,相距咱们这里少说也有两公里。而且天柱山的植被这么茂密,一个水电站藏在里面根本看不见。到时候我再修建一条专门道路提供给水电站员工使用。我保证不会影响到咱们的生活。” “到时候我再布置一个阵法,将咱们天柱山别墅笼罩起来。别说是水电站日常运转的声音,就算是水电站爆炸了你们都听不到。” “……” 林大宝将众女的理由一一反驳,然后含笑看着众女。他说话娓娓道来,并不尖锐和得意。众女听在耳中,忍不住开始思索林大宝的话。 何青青打断众人的思绪,直截了当道:“大宝,所以说这件事情你已经做决定了。你现在跟我们说,也只是宣布你的结果对吗?” 何青青的声音脆生生的,已经可以听出她有些不太开心。不仅是她,其他众女也均是眉头紧锁,望向林大宝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。 林大宝微微叹了口气,认真说道:“我确实已经做了决定了。但是我现在跟你们说,并不是向你们宣布这个结果。而是希望你们可以理解我的决定。毕竟咱们是一体的,需要相互体谅。” 何青青干脆摇头:“大宝,我理解不了。你为青山县已经做得太多了,你不能永无止境地付出。” 林大宝语气低落下来,苦笑道:“你理解不了我没关系。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理解一下青山县的学生们。” “学生们?” 众女均是一愣,不明白林大宝话中意思。 “青山县已经实行限时供电了。这么热的天气,学生上课连电扇和空调都没有,谁能理解他们?” “医院也限电了。病人躺在病床中流汗呻吟,谁能理解他们?” “工业区也限电了。很多工厂因此放假,工人们只能回家等着开工。有些人甚至全家都失去了经济来源,谁又能理解他们?” 林大宝望着众女,眼神诚挚诚挚道:“你们可以不理解我林大宝,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这些民生疾苦。我林大宝,替青山县苍生谢谢你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