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一十五章:娘家人 - 春野小神医

第一千零一十五章:娘家人

何青青正色说道:“美人沟酒店的定位是青山县乃至是海西市最好的五星级酒店。如果想要匹配这样的市场定位,硬件设施必须要跟上。但是现在,酒店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断电的情况。这对我们酒店的声誉几乎是致命影响。” 林大宝将目光转向林三金,皱眉问道:“三金叔,断电这种情况出现多长时间了?” 林三金唉声叹气,说道:“大宝,自从你去年重新拉了电网以后,断电现象就好多了。但是没想到现在天气一热,又出现了。我已经让村民们减少生活用电,少开空调电扇洗衣机,尽量优先保证酒店和工地的用电。” “这样不妥。” 林大宝马上摇头,正色道:“现在天气这么热,怎么能让村民少开空调电风扇呢。万一中暑了,出了问题谁负责。” 林三金唉声叹气:“大宝,咱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啊。我其实也跑供电局去问过。对方说整个青山县用电都紧张。而且一定要有限保证县城供电,最后才能满足周边村子里。” “我明白了。” 林大宝也陷入了沉思之中。他没想到用电问题竟然会成为现在美人沟村发展的瓶颈。美人沟集团现在的经济体量很大,耗电量甚至比县城很多企业都大。再加上现在美人沟村规模也越来越大,几乎已经是一个中等规模乡镇了。企业用电加上居民用电,负荷确实非常大。如果还用用以往的乡村电力供应来衡量美人沟村,这显然是不合理的。 林大宝对林三金等人道:“这件事情我亲自来处理。三金叔,你马上派人去市场上采购一些柴油发电机,等断电的时候使用。游客们大老远来咱们美人沟村旅游,一定要给他们好的服务。另外再去采购一些冰块过来,每家每户都发一些。务必要确保在断电的情况下,村民也不会因为炎热而不适。” “供电所那边我会再去联系,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替代方法。争取尽快把这件事情解决。” “好。” 林三金答应了一声,马上跑出去办事了。 何青青看着林大宝愁眉苦脸的模样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她挽起林大宝的胳膊,柔声道:“你好歹是大公司董事长,怎么能因为这种小事就唉声叹气呢?” 林大宝苦笑着摇头:“我不是为公司叹气,而是为了村民。一想到村民为了保证美人沟酒店和工地用电,甚至不舍得用空调电风扇,我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。我拼命开发美人沟村,其实就是为了让村民过上好日子。可没想到竟然连最基本的用电都保证不了。” “放心吧,事情会解决的。” 何青青善解人意安慰道。她想了想,说道:“对了大宝,翠花姐娘家好像来人了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 “翠花娘家人?” 林大宝闻言愣了一下。杨翠花嫁到美人沟村已经有好几年了,但是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娘家人。而且这么多年来,两家人也从来没有走动过。就连前两年杨翠花的前夫去世,她娘家人都没有出现过。怎么现在突然又冒出来个娘家人? 林大宝连忙问道:“翠花在哪呢?我去看看。” 何青青答道:“就在村子里,翠花姐家的老房子里。你赶紧去吧,我总觉得翠花的神情有点不太对,担心她出事儿。” “行。” 林大宝答应了一声,马上往村里赶去。杨翠花的老房子在距离林大宝爸妈家不远。前两年,这栋二层小楼看起来还比较新。但是这两年美人沟村的房子越造越好,杨翠花的老房子已经彻底落伍了。这房子被周围一圈别墅挡着,越发显得低矮破落。 不过杨翠花平时都住在天柱山别墅中,很少回这里。林大宝曾经也提议把这栋老房子修整一下,或者索性推翻重新造。但是杨翠花一直觉得这是浪费钱,没有啥必要,所以就搁置下来了。 林大宝赶到杨翠花家里,就见到屋外停着一辆崭新的比亚迪轿车。车牌号显示这是北江市南平县的,看来就是杨翠花娘家人开来的。 屋里传来一个尖酸刻薄的说话声:“翠花,你家就住这个房子啊?这也太寒酸了吧。我看你们村条件也是不错的嘛,为什么村子里没有扶持你一把呢?” “是的嘛。这破房子有点年数了。要是在咱们北江市,这种房子早就被当成危房拆掉了呢。” “你不用忙了,我们不喝水。我们喝不惯这里的水,车里有矿泉水。” “……” 杨翠花面不改色,依旧还是替众人把水倒好。忙完以后,她在椅子上坐下,淡淡道:“哥,嫂子,今天过来有事吗?” 张玲华马上“咯咯咯”笑了起来:“小姑子,瞧你这话说的。我跟你哥来看看你,还非要有什么事吗?我们就是想你了,所以来走个亲戚。” 张玲华脖子上戴着金项链,手指上也有两个明晃晃的大金戒指。衣服穿得也都是专卖店牌子,看起来十分光鲜。她嫌弃得打量了一下子房子,尖酸道:“小姑子啊,这房子怎么住人嘛。要是早知道你们家条件这么困难,我们早就来找你了。大家都是一家人,肯定要互相帮助的对不对?” 说着,张玲华踢了踢丈夫杨胜利。杨胜利马上也反应过来,连连点头:“是的是的。翠花,你有什么难处应该跟家里说的。爸妈也一直在念叨呢,怕你生活有困难。” 杨翠花面无表情道:“我过得挺好的,没有什么难处。哥嫂你们既然来了,就在附近玩两天。我们美人沟村里有风景区,还有影视城。玩够了你们就赶紧回去,跟爸妈说不用担心我。” 张玲华脸上露出不自然笑容:“小姑子,你看你这话说的。我们刚来,你咋就想撵我们走呢。不瞒你说,我们今天过来是有正事跟你商量的。” “什么事?” 张玲华笑道:“是这样的。小姑子,你丈夫不是去世了嘛。我们娘家人商量了一下,觉得你一个人过日子太清苦了。所以我们重新给你说了一个老公。”